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王爷别追我,我要回现代_ 第二百零六章 前往临潢府。-

时间:2021-05-10 14: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shadow娟小说王爷别追我,我要回现代 第二百零六章 前往临潢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给我东西?我有些狐疑的看着问,“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不顾的袒露了身份也要交给我?

    “你这张脸做的不错。”他不回答我的话,却将话题转移到我脸上。

    心里“咯噔”一跳,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听出我语气中的一丝迫切,他悠然转身的在原地徘徊几步,“你知道我师傅正是给你易容的绝世神医。”要不然她怎么会用这个秘密来威胁自己。

    想到自己的师傅,楚平王眼光一暗。

    看到了他眼中的暗光,我心里一惊,却神色如常的问,“所以呢?”

    “我要将原本属于你的脸,还给你。”

    冷冷的抽一口气,不确定我听到的话,“连你师傅都无法做到的事,你能做到?”

    他的脸上充斥着自负与冷傲,仿佛这世上没有他不能办到的事,“安怀心,没听过青出于蓝?”

    安怀心三字险些让我站不住脚,他竟然知道!难不成他有通天之术,“你怎会知晓我的身份?”

    他冷冷笑道,“能让萧锦城如此在乎,能让耶律齐和耶律寰如此照顾,我就已经猜出你的身份,锦云楼幕后的,安老板。”

    待我还欲张口询问的时候,他了然的截过我的声音,“你们所有人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他这句话彻底让我哑口无言,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竟然有人时时刻刻监视着我,而我却不自知。

    那我和耶律齐,耶律寰私下见面的事情,面前的男人都知道了。

    “我的徒弟可是朝中的王爷,身份可不比齐王差。”这原本是神医在换脸时的一句戏言,可是没想到,我却猜到了楚清王身上,而且猜对了。

    不曾想,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可怕,他早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隐藏的如此深!

    看来,萧锦城的后宫中,有他安排的人!是谁?到底是谁告诉他的?会是谁?

    ……

    那日我并没有答应他的交易,只是回到房内呆了三日。苦思冥想的将我身边的人怀疑个遍也没想到他到底安排了谁监视我。

    不过,倒是从身边侍候我的丫鬟口中得知,楚燕平封为楚清王的一些事情。

    楚燕平,皇宫中的又一个奇葩,他即不是萧锦城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不是他血脉相连的手足,但是,他确是先皇(也就是萧锦城的父亲)唯一亲封的王爷。

    只不过他一直闲云野鹤的在外,而世人都将他遗忘了,直到萧锦城登基后才突然回来。

    不过还我原本的脸?他的这句话让我动摇了,犹豫了。曾经,之所以选择这张平凡的脸,只因我不想再卷入这场血腥的斗争中,想过一段平凡的生活。可如今不一样了,我选择了报仇,选择了报复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已不甘平凡,更想要回我的脸。

    一旦我恢复如初,那么也许我可以留下来……

    可是,要回我的脸又该付出什么代价呢?楚燕平绝对还有别的目的。

    我倏地起身,小圆凳在地板上一阵摩擦,发出“吱”的一声,没顾着丫鬟在身后的叫唤,依几日前的印象再次来到楚燕平的门外,却被看守在外的两位姑娘拦下。

    “我要见你们庄主。”故意将声音放大,好让里边的人可以听见我的叫唤之声。

    不多久,一个慵懒的语调由里边传来,“让她进来!”淡淡的自如声,似乎料定了我会前来。

    推门而入,又是阵阵飘香,楚燕平又在温泉中沐浴。我有些无奈,为何每次来他都是一丝不挂,好在这次他整个人都沉浸在水中,我不用面对上回的尴尬。

    看他享受的靠在泉壁上,在客栈中见到的那位清傲白衣女子正用那纤细的双手为他揉捏着双肩。

    画面香艳却并不猥琐。

    “你想好了?”他的声音轻轻飘来,由于他背对着我,所以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盯着他那古铜色的脊背,我努力装作平静的问道,“那么,你想让我为你做些什么?”

    “我想问几个问题,然后再告诉你。”

    我一怔,他竟然还未想到要我为他做什么!放松情绪,露出薄笑,“问吧!”

    “你是萧锦城名正言顺的妃子,为何要逃。”依旧冷淡如冰的话语却让我双手握拳,硬硬的吐出三个字,“因为恨!”冷凛到连我自己都讶异。

    他冷笑一声,“你接受不了男人三妻四妾?身为一国之君这很正常。”闻他之言我就明白,他误以为我是因他不断宠幸后宫佳丽而因爱生恨,但是我没有解释,蓦地沉默着。

    不过,我的这种嫉妒之心的反应好像并没有让他意外,也许是我之前的做法让他知道了一些我的与众不同,毕竟,丞相府嫡女在外开鸭倌很稀奇。

    背对着我的他突然转身凝望我,双手交叠放于琉璃地板之上,雾气笼罩着他的全身,“那你原本欲逃往何处?”

    回视他的瞳目,云淡风轻的说道,“契丹。”

    他一听契丹二字,冷漠的脸上竟有了变化,“你去契丹做什么?”

    我缓缓闭上眼帘,吐出一口凉气,然后睁开,悠悠说道,“耶律寰。”

    一旦萧锦城发现我不见了,第一个就会去那里找我,所以安府我不能回,又人生地不熟的,唯一能帮我的就只有耶律寰。

    他的目光忽转为严肃凌厉,也不再说话,静默着在沉思些什么。良久,他才开口道,“看来你和耶律家的两兄弟都很熟啊。”这句话含着淡淡的讽刺和轻嘲。

    我没有回答但是却奇怪他为何听到耶律寰三个字就脸色突变,难道他与耶律寰有着什么渊源?还是有着什么仇恨?

    他随意的将手放进水里,轻拢起一掌清水,然后由他指尖漏掉,恢复了他原本冷漠的表情,“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就当作帮你恢复容貌的代价!”

    ……

    此次上路,楚燕平并未带着他的手下随行,而是带着我孤身上路,因为此次的行动人越多,就越危险。

    此行的目的只为去契丹的皇宫內的往生殿,原本我不愿再去那个地方,这万一要是被人给认了出来,我的计划就付之东流了。可他却说,要恢复我的脸,必须要他见到我原来的容貌。

    我本是想将自己的样子凭记忆画出,但是提笔却不知从何而下,这画画对我来说有些难。

    好吧,记忆中,唯一有我的画像的地方都让耶律寰安排在了往生殿內,那里几乎全是存放当初他在南朝得到的一些重要的东西。

    本来,我想让楚燕平自己带人去找,毕竟他武功高强,手下又有那么多高手,何必非要我一个弱质女流去冒险。

    不过,他倒是给了我一个气绝的理由,手下所有人行动都是需要银子的,请问,你有银子吗?

    好,很好,我没有,所以我必须自己去!在我多番的挣扎无果之下,终于被迫随他同去往生殿盗取我自己的画像。

    想想还真是别扭,我自己的画像还得我自己去偷。

    楚燕平单手在我左颊一挥,一块拳形大小的胎记便种在我左颊之上。

    我一脸惊奇的看了好多遍,又多次用水洗都无法洗净,可见他对易容术之精通,也许,他真的有能力将我的容貌恢复。

    莫名的,我对他又多了几分信心。

    日星隐耀,薄暮冥冥,虎啸猿啼。

    我与楚燕平各乘一匹白马驰骋于天地之间,迅速的往回返。

    一连五日的赶路,我已是满面霜尘,精疲力尽。而他却一如往常精力充足,才休息不到一个时辰就催促着我赶路。我即使是累的想倒下也不肯开口要求多休息一些时间,硬是撑着自己的体力,与他一路奔波而行。

    路上,他的话很少,从不与我多说一句废话,性格极为孤僻。而我,也没有其他的话可同他说,紧随其后,他说什么,我便乖乖的做什么,不多说,不多问。

    心中却很奇怪,为什么他那日要我为他办的事只是杀了契丹的太后,也就是耶律寰的母亲。

    他难道不知道,耶律寰之所以和耶律齐有如此深的仇恨,都是因为耶律寰不甘心继续被当做傀儡,而杀了太后?

    还是……这里仍有什么内情是我不知道的?

    况且,就算他不知道,那为什么让我去杀太后?我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刺杀别人,况且他手下有无数的顶尖高手,为何单单要指派我去?他与那个太后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

    犹记得楚燕平说,“若刺杀行动失败,你必须独自承受一切罪名。”

    而我的回答则是,“只要我在契丹完成了我的目的,所有的一切我会自己承担。”

    承担,承担什么,太后早就死了,我有什么承担的!

    不过我才不会现在就告诉楚燕平这件事。

    他见我回答的这么干脆,露出了一摸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只是淡淡的瞥了我一眼,也未在询问下去,接着点了点头。

    等等,这就相信我了?难道他不怕我会说话不算数吗?他们江湖要控制一个人,不是该给他服下一颗慢性,毒药以便控制吗,然后每回给点解药,直到任务完成吗?

    怎么这么简单?这个楚燕平这么有人情味?

    我心中疑雾重重……

    第六日,我们终于抵达了临潢府。繁华热闹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四处吆喝的小贩,嬉戏玩乐的孩子。一切的生机皆验证了一件事,此刻百姓安乐,国富民强,这与契丹有一个好大汗的关系甚大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